种菜偶得_滚动新闻
在走过的人活路中,种过三次菜,每次两三年。现在回想起来,感受颇多。  鱼塘边,大树下,父亲和一位叫仟保的叔叔松了一片地,给仍是小学生的我一锄一铲。用三天时刻,我把土堆成了长方形,平平整整。叔叔看后笑说有模有样,所以给了我一些种子,教我浸种,挖沟,耕种。课余,我便拎着小桶,拿着小勺,给地洒水,间或上肥。一周后苗总算长出来,逐步茂壮,一发不可收。爸爸说如我。所以护苗、插枝,日日坚持,两三个月后,我收成了榜首垄菜,记住有白菜、韭菜、包菜,后来又挖出了萝卜、红薯。拿回家给妈妈下厨,菜是甜的。既为家里餐桌添了好菜,又得了教师的表彰,最难忘的是教师让我在小学的学农基地里做了演示。  这一种就是两年多,后来学会了搭架牵藤,又有了豆角、葫子、丝瓜、苦瓜和满地的冬瓜、南瓜。三块小地伴我度过了少年中一段夸姣的韶光。爸爸说:学习便如种菜,最重要的是坚持,这是种菜之一得。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参加作业后住的是连排单人宿舍,宿舍墙间有块长长的空位,让我心里痒痒的。所以在一个阴天的周末,我汗流浃背,开出了一长溜地,又买了种子、肥料,照少年时的姿态悄然干了起来。那个秋天,收成了十几个大南瓜,几十捆空心菜,天然还有蕃茄、黄瓜。采摘时最美好,送至搭档家中,得到了很多赞赏。脱离那个单位时,我静倚窗前,盯着绿莹莹的菜地,有种不舍。三十年后回旧地,小屋、菜地已无踪迹,只见矗立的楼房,楼前有的屋主院中也种起了菜。睹物思旧,往日那段有意义且无法忘却的韶光瞬间回到眼前。现在,每每在杂乱作业面前,便会想起种菜。培好土、播下种,管好枝苗,搭好空间,总会有收成的。有序的进程令杂乱的事方便的解决,这又是种菜的二得!  悠悠岁月,弹指一挥间,从中年步入了准晚年。移住城外,底楼极佳,两个小院令人怦然心动:一个莳花,一个种菜,深埋心底的情怀又回来了。说干就干,翻土埋肥开垄。岁月不饶人,三片小地成形时,手上起了水泡,汗水湿透了衣衫。然数日后见到冒出的小苗,便驱散了浑身疲乏,水泡也起了痂。常年的墨客回归大天然,敞开农耕日子。  地太小,便揣摩科学栽培。翻开农耕栽培书本,钻进去竟发现常识无限,趣味无量,从间播、密植到除草、引藤,皆有高产诀窍。家人好香菜,便种大面积,中心插凉麻,生命力极强,不打理也疯长;辣椒厌肥爱水,插杆扶直,十余颗苗竟收果实百斤;给冬瓜一个空间,它便健壮成长,日日改变,竟长至30斤,切块后与街坊共享,高兴连连;搭个简易架,苦瓜、黄瓜便缀满枝头,路人过期摘下生嚼,纯有机绿色生态。种菜的高兴并不只在收成,从果菜的成长中寻找人生的真理,日子的情味,一切的烦恼郁闷全都会飞到无影无踪。  种菜艰苦,然其乐无量。既是熏陶,又添训练,捎带诗感,提高情趣;学常识无限,品收成无量,更觉农人农耕之巨大。走进准晚年,可感悟人生崎岖;走进小菜园,又唤回逝去芳华。这就是种菜三得!  落笔之时,菜苗正健壮,我的心也已飞到了一片花、一片果的意境中。  (刘力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